集中隔离政策前 约168万名境外回国者居家隔离
来源:集中隔离政策前 约168万名境外回国者居家隔离 发稿时间:2020-04-06 04:45:23


疫情影响之下,谷歌全员办公前的场景。

在苹果从事数据科学工作的包鸣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对疫情在美国的扩散并不意外。“只能说是或早或晚吧,每天这么多航班来来去去的,尤其是像硅谷、纽约这些地方,跟全世界的联系都特别紧密。”包鸣表示。

“我从硅谷飞回纽约的路上,包里放了六七个口罩,但是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戴上,因为两边的机场和飞机上没有一个人戴口罩。”申涵是国内大型互联网公司在硅谷办公室的一名实习设计师,收到公司可以居家办公的指令后,她在3月7号就飞回了学校。申涵记得,在公司时,整个二月份,也都没有人会戴口罩,“因为整个加州的氛围都非常的松”。直到三月份,大家才开始有所改变。公司给大家发的口罩,最开始是随便领的,到后来氛围比较紧张了,就限制每人每天只能领一个。

从成都到广州,从广州到卡塔尔,从卡塔尔到费城,从费城再到旧金山——为了赶在入境禁令生效前赶回美国,肖雷在40多小时的旅程里几乎绕了地球一圈。“要是我不回来的话,工作可能就会丢了。”肖雷告诉新京报记者。回去之后,肖雷按照公司的要求进行了隔离。隔离还没结束,美国的疫情就暴发了,入境禁令至今也没有解除。

Uber的张正告诉新京报记者,虽然公司的打车业务受到了冲击,但外卖业务却因为禁足获得很大利好。“只要公司还有业务,就是还是需要人来做事情的,所以我们并不焦虑”。张正表示。

Costco超市张贴的安全提示。

谈起硅谷“战疫”以及对中国工程师和华裔的影响,宁舟透露“疫情初期的影响确实挺大的”。据他介绍,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后,中美关系也受到一些影响,基本就是“国内打上半场,海外打下半场,海外华人打全场(全场挨打)。即便在很包容很多元的谷歌,中国工程师和华裔也面临了少数的敌意,甚至担心会被裁员。

据《星期日泰晤士报》(The Sunday Times)4月4日报道,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传染病数学建模中心主任格雷厄姆·梅德利(Graham Medley)表示,英国政府需要重新考虑群体免疫,让一些人在生命危险最低的情况下感染新冠病毒,而不是无限期地采取严密的封闭措施。

特朗普之所以失去耐心准备加征关税,是因为低油价已经让美国遭受实际损害。4月1日愚人节当天,美国页岩石油领域的头部公司美国怀丁石油已经向法院申请破产,股价瞬间暴跌超过40%。该公司之前就身背巨额债务,加上沙俄价格战以及疫情对需求的双重打击,成为第一个撑不下去的大型石油公司。根据穆迪公司的数据,北美油气公司在未来4年面临2000亿美元的到期债务,其中仅2020年的到期额就高达400亿美元。目前,美国石油产业大约吸纳数十万工人就业,许多杠杆率很高的美国能源公司面临破产,工人面临裁员。

2月底,部分在硅谷的中国工程师上班开始戴口罩,会引起路人侧目。至3月初公司全面要求居家办公时,才得以避免。“宁舟说,在美国买不到口罩,目前随着进口增加,美国CDC已经正式提示人们外出戴口罩。